欢迎来到 - 冰雪故事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格律诗 >

古典芬芳 弱德之美 ,盗火线影评

时间:2019-06-12 18:11 点击:
古典芬芳 弱德之美 叶嘉莹,诗词,古典,

(原标题:古典芬芳 弱德之美)

林芷

《红蕖留梦——叶嘉莹谈诗忆往》(三联书店2013年5月版),由叶嘉莹口述,张候萍撰写。叶嘉莹追溯往昔,品藻诗词,也与读者分享了她自己的古体诗词

从小在伯父指点下写格律诗,少女时代,叶嘉莹笔下的庭院景致、薄雾轻愁,已别有滋味。《对窗前秋竹有感》云:“记得年时花满庭,枝梢时见度流萤。而今花落萤飞尽,忍向西风独自青。”大学时代,叶嘉莹与恩师顾随时有唱和,那是她写诗填词最密集的时段。顾先生有一次给她的评语说:“作诗是诗,填词是词,谱曲是曲,青年有清才若此,当善自护持。”1948年,叶嘉莹离开北平去上海结婚时,伯父写有一首伤感的五言古诗,对侄女的文采斐然,不乏欣慰:“有女慧而文,聊以慰迟暮。”

叶嘉莹的诗词婉转绸缪,声幽意远,词旨清新,它们是她自抒胸臆、忧生伤世、表情达意的最佳途径。唯有刚去台湾那几年,特别颠沛流离,多愁多病,更困于生计,让她很难有时间和心绪提笔。

古典诗歌的鉴赏、研究与解析,更是让叶嘉莹痴迷沉醉。念辅仁大学及毕业工作后,她坚持听顾随教授的课长达六年,直到结婚南下。她说,顾先生评析诗歌,精深微妙,旁征博引,“上天入地,兴会淋漓”;与此同时,他也讲立身为人的道理,讲诗人的品格与诗风的关系,强调修辞以立诚为本,诗人当有对大自然和广大人世的同情与关怀。

叶嘉莹说,顾先生的讲授,展示了古典诗词深微高远的意境和璀璨光华,那是她终身热爱诗词的一个重要原因。她听课记笔记时,总是心追手写,一字不漏。后来几十年,从北平辗转南京、台南、台北和美国、加拿大,那八大本笔记她一直随身携带,多少书籍、衣物都散失了,笔记本却完好无损。40年后,她把它们交给顾随的女儿,由后者整理,辑成七万余字的《驼庵诗话》。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那一批学人,屡经战祸离乱,饱经忧患。叶嘉莹的一生,更将生离死别、颠沛之苦、生计之艰、遇人不淑,都样样尝遍。其间既有世道沧桑、时代悲情,也有造化弄人。少年时,父亲因战乱而音书断绝,母亲病逝,她早早就体会到人世的悲凉无常;青年时辞别故土,如转蓬失根,却正值台湾的多事之秋,丈夫被捕将近四年,叶嘉莹也曾抱着吃奶的女儿身陷囹圄。此后一度居无定所,生活困窘,身心俱疲,她“只能苟延残喘地活着”;1976年,两个女儿都已结婚,可以过轻松日子了,大女儿与女婿却在车祸中丧生。这一灭顶之灾,让叶嘉莹再次遭遇锥心裂肺的伤恸,日日泪涌心寒:“噩耗惊心午夜闻,呼天肠断信难真。”“检点嫁衣随火葬,阿娘空有泪千行”。从1979年开始,每年到南开等大学授课,才让她从痛不欲生的深渊里,略微转移。

叶嘉莹将历代歌咏里的儿女情长讲得缱绻动人、声情摇曳,她的情感生活却与诗歌的浪漫清甜浑然无缘。丈夫出狱后工作总是干不长,她不仅勉力养家糊口,更要忍耐他的狂暴乖戾、“咆哮欺凌”,“他就是要把所有美好的东西毁掉”。如此风刀霜剑,性格和教养却又牵引她忍辱负重,并告诫自己不怨天尤人,无论境遇怎样,都“守身如执玉,积德胜遗金”。

叶嘉莹生于1924年,虽然成长于西风东渐、古风式微之时,但幼承庭训,受传统文化、传统道德深刻浸润。她从背诵得最熟的经书《论语》里体悟特深的,是儒家思想中柔顺而坚韧的美德。她也身体力行,谨守古典伦理,认为完美的持守是一种最高理想,无论人际的另一方行为如何,自己都应持守品格。后来叶嘉莹也反省:“这原来是造成人际关系之不平等的一种懦弱的道德观,不过我的积习已成,所以直到今日仍没有改变。”她在七律《天壤》里,含蓄地抒发了婚姻不如意的黯然,尾联说:“回头三十年间事,肠断哀弦感不禁。”

叶嘉莹将词体的美感特质称为“弱德之美”——所谓弱德,是自我约束和收敛以委曲求全的品质,“是贤人君子处在强大压力下仍然能有所持守、有所完成的一种品德……‘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躬自厚而薄责于人’,这是中国儒家的传统。”这,既是词的美感特征,也是她立身处世的准绳吧。

幸而,诗词歌赋终生涵育、滋养叶嘉莹,它们赋予她宠辱不惊的君子风度,给予她从苦难中前行的从容。她说,“我对诗词的爱好与体悟,可以说是出于自己生命中的一种本能。”那些灵章妙句,“蓄积了古代伟大诗人的所有的心灵、智能、品格、襟抱和修养,”而她孜孜不倦授课60多年,将欣赏古诗词的喜悦传递给世界各地的学生,更使先贤的生命心魄,得到又一次再生。古典诗歌之于叶嘉莹,早年是兴趣导致了迷恋,之后在悲苦压抑心境下时有情感共鸣,后来她则是带着传承文化的自觉,走遍几十所大学授业解惑。她从来不以学者自期,对自己的作品也从来不以学术著作自许,至今不倦于讲学和写作,只因“我所要传达的,可以说都是我所体悟到的诗歌中的一种生命,一种生生不已的感发的力量。”

叶嘉莹评赏诗词,精于层层剥笋,缕缕抽丝,道出不为时空阻隔的人类同有之情和幽微曲折的言外之意。席慕蓉听了叶嘉莹讲课,由衷赞叹:她“仿佛整个生命都在诗词之中涵泳”,“我们面对的是世间难得一遇的才情和生命!”她说,叶嘉莹的衣着、笑容、声音,都有一种“出尘的秀雅的女性之美”。

netease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