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冰雪故事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现代诗歌 >

台湾诗人郑愁予:《情妇》是一首战争诗 ,东北一家人演员表

时间:2019-06-12 17:52 点击:
台湾诗人郑愁予有很多广为流传的作品,比如那首著名的《错误》:“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这次他返美后,干脆申请了美国护照,

  他最为人熟知的《错误》和《情妇》,都是第三种。

  《情妇》很短:

  “在一青石的小城,住着我的情妇

  而我什么也不留给她

  只有一畦金线菊,和一个高高的窗口

  或许,透一点长空的寂寥进来

  或许……而金线菊是善等待的

  我想,寂寥与等待,对妇人是好的

  所以,我去,总穿一袭蓝衫子

  我要她感觉,那是季节,或候鸟的来临

  因我不是常常回家的那种人。”

  郑愁予对腾讯文化作者解释:“青石代表禁锢的情欲,情妇代表欲望——这说明,经过儒家思想的洗礼之后,中国士子遵守的是自我节制的禁欲主义。”而菊花有数百种,为什么选金线菊?郑愁予说,因为金线菊最早开花,凋谢却最晚,这比喻无尽的等待。

  这首诗看似在描述爱情,其实是不折不扣的战争诗。战争诗需要一个发声的主角,郑愁予分析,李白写战争诗(“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帏?”《春思》“雨落不上天,水覆难再收。君情与妾意,各自东西流”《妾薄命》),手法是描叙性的,诗人代女性而写,口气像是女性自己说出来的。“而我是以‘回不来’的那个角色发声,这里面有现代诗歌的戏剧性。”他表示。

  1955年,郑愁予出版了来台后的第一本诗集《梦土上》。1966年至1967年,他出版《衣钵》和《窗外的女奴》,同时在《野风》、《幼狮文艺》、《文讯月刊》、《现代诗》等处发表作品。这段时间他的创作量这么大,感受力这么强,究其原因,郑愁予认为:“是‘愁’字使然,愁就是诗胆。”

  来台初期,他以为很快会回家,可是一两个月过去了,一两年过去了,他仍回不去。这一时期,他的思乡之情特别浓烈,不免借酒和诗浇愁。有时,郑愁予会去野柳。他说:“野柳位于北海岸,让我有家乡的感觉,尤其那些立石,有神的情操和兄弟般的面貌,我爱挤在它们中间,饮酒,常常不能自已。”

  在《野柳岬归省》中,他写道:

  “浪子天涯归省

  诸神为弟

  我便自塑为兄

  当扑腾的柳花湿面

  家酿已封唇。”

  在《纤手》的引言中,他写道:

  “又有一个川籍的朋友问,将来怎么回乡才好……

  我建议说,拉纤回去。”

  在《衣钵》中,他写道:

  “祖国 开榴花的祖国该是怎样的风景

  甲午之后 您用悲愤速写的风景

  该是 怎样的历史?”

  从那一年起,他所有的诗,都以“郑愁予”作笔名。

  至于“愁予”的由来,他说,出处有几个:

  一是《楚辞·九歌·湘夫人》:“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二是西汉司马相如的《长门赋》:“众鸡鸣而愁予兮,起视月之精光。”

  三是南宋辛弃疾的《菩萨蛮》:“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年轻时的郑愁予

  因对陈水扁失望而落籍金门

  1968年,郑愁予接受作家聂华苓的邀请,进入美国爱荷华大学国际写作班研究,获得艺术硕士学位。他还记得爱荷华肥如油膏的沃土、大道直如发的公路,以及长空的飞雪和飘荡的钟声。这给他带来了新的诗歌灵感。

  1970年,台湾留美学生发起“保钓运动”,一向关心“人类状态”(Human Condition)的诗人没有缺席,郑愁予被选为“保钓运动”主席。在戒严年代的台湾,他自然被列入黑名单,此后要回台湾就困难重重。

  1979年7月,郑愁予父亲去世。通过父亲战友的关系,郑愁予才取得回台许可,但往返碰到诸多周折。这次他返美后,干脆申请了美国护照,一直到台湾解严,他才重新申请台湾“护照”。

  不能回台和家人团聚时,他的心里无时无刻不想念家乡。

  在《大峡谷》里,他写道:

  “古铜色的亮金的有着种种神秘的地平线的那边

  闪着一抹青海的蓝

  我乃有了一饮家乡水的渴望。”

  在《在温暖的土壤上跪出两个窝》里,他写道:

  “黑土啊

  我捧起一捧

  紧握

  像在梦里握住

  远方亲人的手。”

  在《落马洲》里,他写道:

  “游魂已不担心

  追兵还逡巡在城外

  鱼塘 芭蕉 水田 阡陌

  河道是不通往家乡的。”

  在《青空》里,他写道:

  “一点点方言的距离

  听着,就因此而有些

  乡愁了。”

  1987年7月,台湾解严。此后,郑愁予停留在台湾时间更多了。1990年代初期,他担任《联合文学》总编辑。1997年,《错误》编入台湾高中课本。两年后,他被选为30位台湾经典作家之一。

  2005年,他决定离开台湾本岛,落籍金门。

  为什么是金门?这要从2005年的台湾政党轮替说起。陈水扁任台北市长时,曾经提倡新诗运动,把郑愁予等人的照片和诗篇贴在公车上,供乘客阅读。郑愁予认为:“这样的领导人有诗人的品质。”因此,当新任“总统”的陈水扁邀请他见面时,他答应了。

  见面时,陈水扁表示:“希望文化能扎根在下一代,让下一代有学习文学、舞蹈、绘画的机会。”郑愁予深表赞同。可不久之后,陈水扁就提议“去中国化”,令郑愁予非常失望,不想住在台湾本岛。

  最后,郑愁予选定了金门。原因很多。首先,他是郑成功的后代,郑成功曾经据守金门。1951年,他在金门当了一年美军顾问团联络官;“8·23”炮战前,他还数度和《现代诗》主编纪弦一起到金门“劳军”,对金门相当熟悉。此外,金门大学聘他为讲座教授,可以落实他为年轻人说诗的愿望。郑愁予还和白先勇在香港大学一起开硕士课程,并且接受全球大专院校邀约,为学生讲诗歌创作。

  早年,郑愁予因战乱而流浪,作诗以解愁。晚年,郑愁予因说诗而悠游,不安于长驻一个城市。腾讯文化作者问他,现在何以解乡愁?郑愁予说:“我把对故乡的感情,转为对海洋的眷恋,傍海居住,就能解乡愁。”

  就像他的《港夜》所述:

  “渡口的石阶落向幽邃

  这港

  静得像被母亲的手抚睡。”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