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冰雪故事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诗歌 >

郑培凯:李商隐诗的朦胧意趣 ,江同文聊

时间:2019-06-12 14:26 点击:
李商隐的诗怎么猜都好,无题有题都不要紧。诗人构筑了扑朔迷离的朦胧诗境,展现了言语道断的思恋意趣,只要诗好,就好。


一九八〇年代初期,中国涌现了一批青年诗人,吸收了西方现代主义与象征主义的话语形式,表达出长期压抑的情怀,以幽微婉转的情愫附丽于跳跃的意象,有的诗句欲言又止,有的则是朦朦胧胧,既不革命战斗,又不萎靡堕落,使不少刚经历了火红年代的读者一时看不明白,遂出现了“朦胧诗”这一名目。其实,写诗而朦胧,让人无法一眼看透,需要七猜八猜,还不一定能猜中作者的真实用意,乃是诗的本性。我写一首诗,让你老妪都解,三岁娃娃都说得明明白白,知悉字面背后隐藏的涵义,那大概不是属于文学艺术的“诗”,而是革命年代喊的口号,和平时期唱的一段顺口溜。
有的诗表面字字清晰好懂,涵义却很深远,属于意境朦胧蓊郁一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脂砚斋评点《红楼梦》,探索贾宝玉与林黛玉的幽情,经常使用的评语是“囫囵”,特别说起林黛玉千回百转的情怀,“其囫囵不解之中实可解,可解之中又说不出理路”,似乎说到了写诗的诀窍。拿崔颢《长干曲》的第一首为例:“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舟暂借问,或恐是同乡。”乍读之下,实在是好懂,看得明白,老妪都解。看明白之后,你好像又感到有些言外之意,有些在水波之外的涟漪,向云水苍茫处飘扬而去。要问好在哪里,为什么千载之下还有这么多人诵读、说好?这就是诗的囫囵之处了。每个字都懂,就是你家住哪里,我家住哪里,说不定是同乡呢。为什么好,好到人们读了一千多年还叫好,还要选入语文教科书,要学生去背,去分析,为什么?

郑培凯:李商隐诗的朦胧意趣
,江同文聊

《李义山诗集》全两册,涵芬楼四部丛刊
让我们看看历代诗评是怎么说的。《批点唐音》说“蕴藉风流”,《唐诗选注》说“情思无穷”,《历代诗法》说“一问一答,婉款真朴,居然乐府古制”。大家都同意,这首诗写出了真挚朴实的感情,有无穷的情思,可以上承古乐府之风。《唐诗真趣编》分析此诗所写的情景,最为仔细:“望远杳然,偶闻船上土音,遂直问之曰:‘君家何处住耶?’问者急,答者缓,迫不及待,乃先自言曰:‘妾住在横塘也,闻君语音似横塘,暂停借问,恐是同乡亦未可知。’盖惟同乡知同乡,我家在外之人或知其所在、知其所为耶?直述问语,不添一字,写来绝痴绝真。用笔之妙,如环无端,心事无一字道及,俱在人意想间遇之。”这就解释了一目了然的诗句背后,原来蕴藏着无限的情思,有着旅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囫囵朦胧之中,呈现了悠远的诗情,勾起读者追怀乐府古意的蕴藉。

中国古典诗歌中最擅长设计囫囵文字陷阱、构筑朦胧意境的诗人,应该是李商隐。他的《锦瑟》诗好像魔法一样,在虚空中营造了海市蜃楼,让读者评论了一千多年也没有定论,而且还人人理直气壮,各执一词,相互批评,好像在法庭上争夺李家遗产似的。《锦瑟》朦胧如梦如幻,如九天之外无端传来的天籁,值得另文欣赏,这里暂且不论,说说他年轻时(冯浩判定为十六岁)写的一首《无题》:“八岁偷照镜,长眉已能画。十岁去踏青,芙蓉作裙衩。十二学弹筝,银甲不曾卸。十四藏六亲,悬知犹未嫁。十五泣春风,背面秋千下。”看起来平铺直叙,是一种赋体,写少女成长的过程,有点像古诗《焦仲卿妻》所写:“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十七为君妇,心中常悲苦。”然而,你多读几遍,就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李商隐不是老老实实写少女,是用象征手法写赋体,指东打西,假借少女自叹芳华,描写惨绿少年的青春迷惘。冯浩在《玉谿生诗集笺注》中指出,李商隐的《上崔华州书》说:“五年读经书,七年弄笔砚。”又在《樊南甲集序》中说:“十六著《才论》《圣论》,以古文出诸公间。”这首诗没有明说自身境遇,但潜藏在背后的意思是,自己九岁丧父,家境困难,虽然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无一不能,却谋事不臧,前途茫茫,因此才“十五泣春风,背面秋千下”。
怎么如此确定李商隐不是写少女情怀,而是施展烟幕,自叹自哀呢?这就得知道李商隐写诗的朦胧法术,最拿手的一招,即是诗题:“无题”。
诗人写诗,一般总是呕心沥血,把长期累积在内心的感觉,与突如其来的灵感,通过云里雾里捉摸不到的想象天使,在星图上画好位置,安排字句的星芒,让它安安妥妥地在天穹上闪烁不朽。一首诗写完了,总会立个诗题,有时是为了画龙点睛,引导读诗的知音溯溪而上,进入落英缤纷的桃花源;有时则是施展障眼法,为了自己也说不清的隐晦心理,让读者“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在想象的迂回辗转之中,获取朦胧摸索的乐趣。古人命题,想说又不想落入实打实的牢笼,最拿手而常用的本领,就是“无题”。题目都没有,你只好猜了。猜对猜错,没有可以实证的答案,读诗的人就得运用自己的想象力,进行“再创作”,体会诗艺的杳渺深致。
李商隐的诗写得好,但却深邃隐晦,选词用典都极为深刻幽微,不容易理解。他的诗集有大量的“无题”诗,写的都是自己婉转幽眇的内心世界,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惆怅与怨望。或许写的是思念美姬的恋情,或许是香草美人的寄托,却不给你具体的题目,像是把解诗的钥匙藏了起来,引得历代解诗的学者费尽心思,揣摩诗人是否有具体的意旨,到底想说些什么,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私与秘密。我们可以举一两首看看,也可从中学到读诗的门径。

有首我们最熟悉的“无题”诗,是收入《唐诗三百首》的:“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现代人读这首诗,一般都说这是首情诗,两个有情人分别生活在不同的环境,相见固然很难,相别则牵肠挂肚,更是艰难。东风无力改变春天的消逝,百花都开始凋零。但是情爱不渝,像春蚕吐丝,直到丝尽死亡,又像蜡烛燃烧成灰,烛泪才会停止。看到镜中的容颜逐渐衰老,鬓发逐渐变白,却不能相聚相守,在夜间吟诗,总觉得明媚的月光带来的是凄清的寒气。你生活在仙境般的楼阁,我生活在墙外的闾里,其实相距不远却无由见面,希望传信的青鸟能够为我殷勤探望。
喻守真编的《唐诗三百首详析》分析李商隐作意,“此诗有表白两情坚固至死不渝之意”。程千帆的《新选新评新注唐诗三百首》是这么说的:“李商隐集中有好些篇无题诗,其中绝大部分是写爱情的,而且写得极好。许多注家认为它们是作者写来寄托政治感情,主要是反映其在牛李党争中的遭遇和困惑的。……但就诗论诗,我们却不能忽视这些精品。本篇写得既缠绵又执着,尤其是第二联,写对与生命相终始的爱情的执着以及这种执着的爱情遭到破坏之后无穷无尽的哀伤,尤为深挚感人。”
刘学锴、余恕诚编的《李商隐诗选》,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是“教育部全国高等学校中文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指定书目”的“大学生必读”,将此诗列在“未编年诗”,是作为爱情诗来疏解的:
这首无题写暮春时节与所爱女子别离的伤感和别后悠长执着的思念。……全篇写别恨相思,纯粹抒情,不涉叙事,而感情的发展脉络清晰,转接自然,续续相生,环环相扣,没有作者其他无题诗常见的跳跃过大、比较晦涩费解的缺点。无论思想内容和艺术形式,都更为精纯。这种爱情诗,已经舍弃生活本身的大量杂质,提纯、升华为艺术的结晶。后代据这类无题去考证作者的恋爱事迹,犹执精以求粗,不知作者早已舍粗而取精了。
有趣的是,历代解诗的学者都说,这首诗的本意,也即是作者作诗的意图(poetic intention),不是写爱情,而是以“香草美人”的寓意,诉说自己对恩主令狐绹的忠诚。虽然自己的生平际遇陷入了党争的政治漩涡,但是他对最初提拔他的令狐家族一直充满了感激之情,希望能够再次得到眷顾,拳拳初心,至死不渝。
徐德泓《李义山诗疏》说:“此诗应是释褐后,外调弘农尉而作。纯乎比体。首句(相见时难别亦难)喻登进之难而去亦难。‘东风’句,承‘别’字来。风为花之主,犹君为臣之主,今曰‘无力’,已失所倚庇,而不得不离矣。然此情不死,故接以‘春蚕’两句。五六(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又愁去后君老而寥寂也。末言使人探问,见情总难忘也。弘农离京不远,故曰‘无多路’。惓惓到底,风人绪音。”说的是君臣眷恋之感,李商隐难忘恩主垂爱之情。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