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冰雪故事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感伤日记 >

已故作家王林日记中的“天津解放” ,小宝寻爱网

时间:2019-04-15 16:52 点击:
已故作家王林日记中的“天津解放”,天津 解放

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当时许多接管天津的干部,都亲历了这一重大历史时刻。天津解放的硝烟尚未散尽,王端阳先生的父亲王林,被任命为天津总工会文教部部长,与著名作家孙犁等人一批,进入天津开始接管工作。

王林,1909年出生于河北衡水县,1930年参加共青团,1931年转为共产党员,担任青岛大学党支部书记。1935年12月参加了“一二·九”运动,1936年8月到东北军学兵队做地下工作,亲身经历了“西安事变”。1938年在冀中参加抗日战争,曾任冀中文建会副主任,《火线剧社》第一任社长,冀中文协主任等职。1949年随部队进入天津,历任市总工会文教部部长,天津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天津作协副主席,河北省文联副主席等职。1984年因病去世。

王林在20世纪30年代初参加左翼文艺活动,出版了长篇小说《幽僻的陈庄》。在日军“五一大扫荡”的恶劣环境中,他深人敌后,坚持抗战活动,并写出了长篇小说《腹地》和短篇小说《十八匹战马》等作品。以后又陆续出版了长篇小说《站起来的人民》、《一二·九进行曲》和反映西安事变的长篇小说《叱咤风云》。

据王林的长子王端阳显示介绍,其实在此之前几个月,华北局已经开始准备接管天津了。他的父亲王林也参加了这项工作,他在日记中记述了这个过程的一些细节。这部分日记对今天会议那段历史,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

经王端阳先生的授权,津云新闻特别刊登了这部日记的部分内容,以飨读者(编者注:文中注释为王端阳先生所加)。(津云新闻编译中心)

王林进津日记

1948年

11月27日 晨

尹昨从党校讲课回来说,马化民刚从华北局开会回来说薄在党校中说三个月即可攻下北平、天津。但是冉萍来信说东北军队要整训到明春三月。他们从冀东回来,整训七天又增援到太原。看这劲,要在年前攻下太原。

他们五月二十日过平绥到冀东,十月十九返回察南,刚到平北就赶上没吃的肉和油。个个都成了大肚子。米也不够吃,到地里挑野菜。一到冀东,敌三个军跟上三纵,整整扭了六天,飞机狂炸,一个重炸弹平毁一个四合院。山边的平地住不的,我们一到,敌人也到,兵力相差太远。我们转到热南有半月,又是没吃的。群众过去受灾很大,子粒没有,白水煮葱菜。五个月我们一个月的休息,整天是走,走,走!因为是担任钳制的任务,整个傅作义的兵力都集中到我们头上了,多时到过五个军(十三、三十五、十六、九十四、暂三),偶而有歼灭战的机会,又因当地运输不便,缺乏弹药和粮食,不能作战。东北十一纵队配合我们在遵化阻击,战士几天吃不上饭,起不了炕。再苦的是冀东到平北,七月(阴)天气过了五十里的大山,下着雨,涉着水,有的七十里走了整二十四小时,只出发时吃了一顿饭。路上冻死十几个人,“小西天”是这村的名子,几乎战士都知道。

阻击战伤亡大,我们五个月没补充,现在连队上减员近一半以上,但是还要执行任务,得不到补充。“艰苦奋斗”算真正体验到了,人们没感到多么不得了。

“冀东土改错误最严重。平谷三区在县委领导下(地委也在)竟配给老婆,打击面相当宽。群众普遍不满,所以敌攻时发生暴动事件。”(十一月十四日来信)

我们住在后方,见天怪盼望胜利消息,有几天没有大的胜利就感到寂寞似的,甚至于有人觉得太原老不拿下来说怪话,却不知道前方指战员们够多么艰苦。由此更想到文艺一点这种描写也没有,惭愧之至!

又记

三个月左右即可收复平津的小广播已经证实,尹说林政委在工作汇报时说中央局有此电报。王庆沱敌人也自动撤走。傅匪正改编所有伪军。

注释:

尹——尹喆,冀中区干部。

薄——薄一波。

林政委——林铁,冀中区党委书记,冀中军区政委。

傅匪——指傅作义。

11月30日 晚

今日读了中央关于召开党的各级代表大会和代表会议的决议,也承认党内民主生活不足。华北局关于执行报告制度与健全党委制的决定中则说“每当形势有重大变化,中央发出新的指示的时候,每当政策执行中发生了显著偏向,中央出面纠正的时候,我们才深深感到中央与毛主席领导的伟大力量。”这感觉我在平分与整党中就有。因而我在《腹地》中对民主生活不足的忧郁,不能视为小资的伤感主义。

电云在渭河附近歼胡宗南一个军。

12月2日

董东等乘汽车到保定工作。汽车一来,满街筒子看热闹的人。真是一番大胜利的气氛。不久的将来拿下平津,人们坐汽车上平津时,人们的热情劲还不知道有多大!

大李来信说平津人们也嘴头上说过不了两三月。

山海关、秦皇岛光复的消息,今天报上登出来了。敌人是逃跑的。滦河以东已无敌迹。榆关天险,敌人尚如此狼狈逃窜,东北大军更可顺利南下平津了。

今夜在办公室讨论学习,忽然送了报样子来,尹一惊喜说黄维兵团有一师起义,师长廖运周。我一听大喜,跳起来问:运动的运,周朝的周是不是?我的老朋友!心立刻跳起来,心完全放不到会上了。革命胜利真是好,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都能见面了,我以为早牺牲了呢!想不到当上师长了。刘邓称他先生。第一次!明天写信。

12月3日

今晨听说昨夜广播徐州敌逃,傍晚李宝光来言他们此次开会完全准备进入大城市。张灯后又见后勤司令部于六日召开平津战役后勤会议,真是风雨未来风满楼了(这诗已不时髦了!)李泽民午间来说傅匪一部家眷已逃到天津准备南窜,但我估计这小子往西逃。

12月4日 午

从昨天清晨起,大车就装粮食往北运。方才副区长陈光来说,冀中所有粮食要都碾成米,饶阳就得出二十连的担架连,还得修三条铁道。平津战役在每个乡村都动弹起来了。

今日报载古北口石匣镇已克,石觉部逃窜。滦县城也收复,平津的险要石匣一克,北平北面已无天险。滦河一过就是唐山了。胡丹沸说参考消息上说傅匪拟将司令部设在大沽。

注释:

胡丹沸——剧作家

12月6日

在张保开平津后勤会。

12月9日

六日平津战役后勤会议,证明了这句名言:“战争就是数学!”五十万东北部队,二十万俘虏,十五万民兵民工,五万牲口,半月之内运到,需要多少粮食草料,需要多少牲口人力才能运到。平津人民还得需要第一批五亿的粮食。这真是数学!这个数学问题解决不了,就谈不到战争的胜利!

前日开了筹备会,漫谈些经验。我整理后昨开正式起草案。但区党委对此事似不甚着急。今日传昨晚广播密云、顺义都收复,南边收复涿州。昨日赵公从华北局来也说中央局也估计傅有逃可能,并且说傅如果三个月后逃,粮食的供给我们能运到,否则我们供不上平津市民需要。贸易公司先做预算说四百万斤,刘少奇说至少十亿,相差未免悬殊。收复平津也要下本钱。

今传徐州逃出邱李等三兵团,已被围于永城狭小地带中。已歼灭十万,余十几万更谈不到漏网了!徐州蒋这唯一的和最后的“王牌”再被我歼灭,蒋贼再没有脸吹牛了。

我准备支前,再不支前,将来就得到江南支前去了。但我纳闷傅贼心中打什么主意。这小子又狡猾又狠,似乎不会顺利叫我得到平津,一定在捉摸主意临死给我们一手!

12月11日

昨夜电收复宣化和琉璃河,傅作义这小子打什么主意呢?我老以为他捉摸给我们一手呢!

冉萍他们到北战场去了,未去太原。

12月13日 夜

昨日大军区来电话说收复南口。梁双璧说二、三兵团都在平张线上。冀中党校明日出发保定四百名。

注释:

梁双璧——冀中区干部。

12月15日 午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