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冰雪故事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现代故事 >

洛龙区李楼镇敬老院:温暖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麦迪逊小镇

时间:2019-04-10 16:38 点击:
前不久的一天上午,春光明媚,在洛龙区李楼镇敬老院里,老人们坐在小凳子上下棋、闲聊、闭目养神,惬意自在。这是一家由政府部门出资集中供养“五保”老人的机构

前不久的一天上午,春光明媚,在洛龙区李楼镇敬老院里,老人们坐在小凳子上下棋、闲聊、闭目养神,惬意自在。这是一家由政府部门出资集中供养“五保”老人的机构,现在这里住着30多位老人,他们无儿无女,孤身一人。敬老院成立12年来,有老人离世,也有新成员加入,而6名“家长”中的3人已经坚守12年了,温暖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洛龙区李楼镇敬老院:温暖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麦迪逊小镇

洛龙区李楼镇敬老院:温暖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麦迪逊小镇

张月玲为老人们修补衣服

  前不久的一天上午,春光明媚,在洛龙区李楼镇敬老院里,老人们坐在小凳子上下棋、闲聊、闭目养神,惬意自在。

  这是一家由政府部门出资集中供养“五保”老人的机构,现在这里住着30多位老人,他们无儿无女,孤身一人。敬老院成立12年来,有老人离世,也有新成员加入,而6名“家长”中的3人已经坚守12年了,温暖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进门就是“回家”,不能让老人们无依无靠

  走进李楼镇敬老院,记者首先看到一栋白色小楼,上面红黄相间的图案好似双手紧握,让人安心。“这是我们自己设计的院标,下面还有两个L字母,代表李楼。”56岁的张月玲是敬老院院长,已经在这里工作12年了。

  2007年1月,当镇领导让张月玲接管李楼镇敬老院(当时叫幸福院)时,她也纠结过。“想照顾好一两位老人都不容易,更别说30多位了。”张月玲说,话虽如此,可当她看到无依无靠的老人们时,便接下了这副担子。

  张月玲在民政部门工作过,很清楚“五保”老人最需要什么。一上任,她就从称呼上入手,要求工作中谈论老人时尊称“院民”。“岁数大的叫哥,岁数小的叫名字不带姓,就跟农村家里称呼亲戚一样,‘院民’都是自家人。”和张月玲共事12年的白延玲说。

  90岁的秦玉英喜欢照相,每年春暖花开,桃树下总有她的身影,兴致高时还会到海棠树下、竹林里逛一逛。工作人员张永建说,这是张月玲为老人们打造的“微型景点”,她还会把打印出来的照片贴在院里“照片墙”上。“家就是让人高兴的地方嘛!”张永建说。

  勤锻炼、讲卫生,这里的“规矩”很暖心

  每天上午9点半、下午3点半,各点一次名;天气好时,“院民”集中锻炼身体;讲究卫生,屋里不能放杂物;看报、学唱歌……这里的“规矩”真不少,可条条都是为了“院民”好,让人心里暖暖的。

  有位喜欢捡废品卖钱的老人住进敬老院之后,屋里堆得到处都是杂物。工作人员劝说无效,咋办?“直接充公!他一看废品卖不了了,慢慢地也就不再捡了。”张月玲笑着说,其实,他们把卖废品的钱暂时替老人保管起来,等对方改掉这一习惯,再交还他。

  前几天,有两位“院民”因为琐事抬杠。眼看争吵不断升级,张月玲和平时负责为老人量血压的白延玲赶忙跑过去。“咋回事?‘五好院民’就这么当榜样?”张月玲拍着其中一人的肩膀说。这话一出,对方立马服软了:“对对对,有话好说。”一场争吵结束了。

  “五好院民”是啥?答案在办公区的一面墙上。每月,敬老院会根据大伙儿的表现,民主推荐评选出“五好院民”“卫生模范”“团结模范”等,把名字贴在光荣榜上,还会给他们发小奖品。“用评比互相监督,氛围就好了。”张月玲说。

  6名“家长”各司其职,却又啥都会干

  “来之前,我这辈子没过过生日。”66岁的刘学慎说,现在,他和其他“院民”一样,每月都能在敬老院举行的集体生日会上吃到生日蛋糕。

  49岁的厨师王报军也在这里工作12年了。按照老人们的喜好,他冬天用萝卜、白菜配上豆腐、粉条做炖菜,春天用茼蒿、红薯叶、豆角做蒸菜,主食则烙饼、面条、米饭轮流做,大伙儿吃得很舒服。“炸菜角、包粽子……每逢节日,我们就带着老人们一起热闹热闹。”他说。

  该敬老院现有6名工作人员,他们各司其职,却又啥都会干。有老人衣服破了,张月玲踩着缝纫机踏板就开始修补;有老人头发长了,张永建拿起推子就成了理发师;闲暇时,你打快板儿我唱歌,他们还轮番上场为“院民”们表演节目……

  每天清晨6点半上岗,夜间每2小时巡逻一次,全年值守无休,虽然日复一日的工作挺辛苦,但是大家仍在坚守。“这么多年下来真是不容易,幸好有好伙伴互相打气。人都有老的一天,看着老人们开开心心的,我们就觉得值了!”张月玲说。(洛阳晚报记者 李岚/文 张光辉/图)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