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冰雪故事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短篇小说 >

村上春树最新短篇小说集《没有女人的男人们》将出版

时间:2019-03-11 21:27 点击:
“书的动机就像书名《没有女人的男人们》,从写第一篇开始,这句子不知怎么就一直卡在我的脑子里。我就是把这句子当成一根柱子,试着以围绕这根柱子的形式,写出一连

“书的动机就像书名《没有女人的男人们》,从写第一篇开始,这句子不知怎么就一直卡在我的脑子里。我就是把这句子当成一根柱子,试着以围绕这根柱子的形式,写出一连串的短篇小说。”正如村上春树在《没有女人的男人们》的海外版前言中的自述,该小说集收录的七篇小说都是围绕着同一主题:各种因女人离去、或即将离去的男人处境,与早期短篇中着重表现年轻人的丧失感和焦躁感这一点有所不同。

原标题:村上春树新著即将出版《没有女人的男人们》,当男人被女人抛弃

导读:“书的动机就像书名《没有女人的男人们》,从写第一篇开始,这句子不知怎么就一直卡在我的脑子里。我就是把这句子当成一根柱子,试着以围绕这根柱子的形式,写出一连串的短篇小说。”正如村上春树在《没有女人的男人们》的海外版前言中的自述,该小说集收录的七篇小说都是围绕着同一主题:各种因女人离去、或即将离去的男人处境,与早期短篇中着重表现年轻人的丧失感和焦躁感这一点有所不同。

时隔九年之后,村上春树再次回归短篇小说创作,2014年4月在日本出版了他最新的短篇小说集《没有女人的男人们》。这是他继《东京奇谭集》之后再次回归短篇小说创作。该部小说已经在日本销售突破50万册。近日,简体中文版《没有女人的男人们》将在今年3月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概念式的短篇小说集

“书的动机就像书名《没有女人的男人们》,从写第一篇开始,这句子不知怎么就一直卡在我的脑子里。我就是把这句子当成一根柱子,试着以围绕这根柱子的形式,写出一连串的短篇小说。”正如村上春树在《没有女人的男人们》的海外版前言中的自述,该小说集收录的七篇小说都是围绕着同一主题:各种因女人离去、或即将离去的男人处境,与早期短篇中着重表现年轻人的丧失感和焦躁感这一点有所不同。

村上春树称这个小说集为“概念式”的短篇小说集。他说:“之于我最大的快慰——集中写短篇小说时每每如此——莫过于可以在短时间里将各种手法、各种文体、各种语境一个接一个尝试下去。可以从种种样样的角度对同一主题进行立体式审视、追索、验证,可以用种种人称写种种人物。在这个意义上,以音乐说来,这本书或许可以成为对应于‘概念唱片集’的东西。实际上写这些作品的时间里,我也把‘甲壳虫’的Sargent Pepper和‘沙滩男孩’的Pet Sounds轻轻放在脑海里。”

村上个人需要的“驱魔”仪式

为什么会围绕“没有女人的男人”这一主题创作短篇小说?村上春树称虽然“那种具体的事件近来并未实际发生在我身上,也没有见过那样的实例”,他“只是想把那类男人们的形象和心境急不可耐地加工敷衍成几个各不相同的故事”,并称“说不定那是我这个人的‘现在’的一个隐喻,也可能是一种委婉的预言,抑或我个人需要那样的‘驱魔仪式’亦未可知”。而且他迫切地说“我心里某个地方恐怕是在自然而然地追求这样的系列性故事”。

其实村上春树并不是第一个对“没有女人的男人们”这个主题产生强烈兴趣的作者。早在他之前海明威就有一本短篇小说集,名字就是《没有女人的男人们》。村上春树也承认自己在写作的时候也想起海明威的这本书,但是他认为“海明威短篇集《Men Without Women》这个书名,较之《没有女人的男人们》,还是译为《不要女人的男人们》似乎更接近原来书名的感觉。相比之下,我这本书更为直截了当,完完全全是‘没有女人的男人们’——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女性抛弃的男人们或即将被女性抛弃的男人们”。

村上所背负的孤独的象征

书评

某天,我把签名档改成了钟立风一首歌里的歌词“沉默就像那头面向夕阳的牛”。我朋友留言说,这句话好有村上春树的味道。在他的新书里,就有这么说的——“孤独就像喷水池旁的独角兽”。

我笑了,孤独、独角兽,这句话果然是属于村上的,它让我想起了村上很久以前的一个长篇《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然后,我抱着怀念的心情打开了这本——《没有女人的男人们》。

村上大概是我读得最多的作家,可能没有之一。每一次读村上,我都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故事是新的,人物是新的,可是书里面流淌的味道,还是一样的。村上所有的书,就是一瓶酿了很久的葡萄酒,无论过多久,打开木塞,扑鼻而来的,都是孤独。

这本新书,也一样。光看标题就知道,《没有女人的男人们》,七个故事,说的内容都差不多:有老婆去世的、有分手的、有爱而不得的……总之,就是失去了女人的男人的故事。我最喜欢的一个,叫《山鲁佐德》。篇名来自《一千零一夜》,不知何故处于半软禁状态的男主人公羽原同“山鲁佐德”做爱之后,对方每次都要讲一个奇异的故事,就像《一千零一夜》的那个王后一样。故事的最后,羽原觉得这个女人可能会消失不再来了。但失去这个既不是妻子、又不是情人的女人,对他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或许最痛苦的,与其说是无法再进行性行为本身,不如说是无法再与她们共享亲密的时间。所谓失去女人,归根结底就是这么回事,女人为男人提供一段特殊的时间。这段特殊的时间让男人身处现实当中,同时又让现实失效。” 村上说,分离最痛苦的,不是失去爱人,而是失去时间。看到这个答案,我内心“哦”了一下。

我喜欢这个故事,还有一个原因,在《山鲁佐德》中,村上将做爱这件日常事,变成了像“一千零一夜”般的奇幻故事,原来生活中常常发生的事情,也可以变得这般有趣,这是村上所擅长的魔法。

村上说,写这本书的时候,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写这样一个主题的短篇,只是感觉有一道光指引着他下去。“我的人生时而有这种情况。有什么发生了,那一瞬之光活像照明弹将平时肉眼看不见的周围景致纤毫毕现地照得历历在目……对小说家来说,能有那种体验是比什么都让人高兴的。自己身上依然存在本能性故事矿脉,有什么赶来把它巧妙地发掘出来了——我可以切实感觉到,可以相信那种根源性光照的存在。”

我想,在这本书,或者所有书中,那道根源性的关照,便是孤独。因为对孤独,又有了新的领悟,村上才写了这本书。“年轻时候的孤独,之后能够重新填满能够再次恢复,但是在某个年龄阶段,孤独就成为近似于‘孤绝’的东西。一直就想写这样的光景来着。当我已经步入60多岁时,感觉能渐渐写出这样的东西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