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冰雪故事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桃花醉酒娘 文/卿昭

时间:2019-02-13 00:41 点击:
古风楼兰诗词歌赋 | 古风小说 | 古装影视| 古风测试 | 历史趣闻「古风志同道合者加qq群113919521」「古风内容投稿加写手群559380337」作者:卿昭他迷迷糊糊地从

诗词歌赋 | 古风小说 | 古装影视| 古风测试 | 历史趣闻

古风志同道合者加qq群113919521

古风内容投稿加写手群559380337

作者:卿昭

他迷迷糊糊地从外头走来,倚在门栏边往自己嘴里大口大口灌酒。这个蠢货。

“你又怎么了?”我问霍齐,顺便把他拉进酒馆内厅,虽然已经入夜,酒楼里还是有些夜饮的客人,他该注意点他霍公子的形象。

“阿氿,你说她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意呢?”他似乎被酒水呛到,声音有些哽咽。

“谁?”

“玥安啊!”霍齐死死抓着我的手臂,毕竟是个男人,力气大又醉了酒,掐得十分疼。瞧瞧他这副萎靡样子,真是让我不爽。我抽出手,干脆直接打晕了他。招来侍仆把霍齐给丢进厢房。

我叫舒氿,天下四剑客之一齐阔老人的关门弟子,霍齐是我师兄。三年前师父去世,霍齐回归本家走上仕途,我则游历江湖三年,直到今年年初才回到京都,开了个小酒馆,生意意外的好。

京都事事繁杂,若不是师父临终前让我帮着点霍齐,我才不会来这污秽之地。想当年霍齐口口声声说自己能应付一切,根本不需要我这个师妹帮忙,呵,现在还不是为了个姑娘哭的稀里哗啦,师父教的君子之风他全忘了。

至于李玥安?不过是被李丞相拿来做棋子的女儿罢了。霍齐醉成这样我当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李玥安明天就要嫁人,嫁的还不是他。李玥安身份特殊,她的婚姻大事终究只能是一场利益交换,李家与霍家又向来不对头,就算她明白霍齐的心意,丞相也不可能答应霍齐的求娶。

夜风幽幽吹灭了烛火,转瞬间就只剩我一人。侍仆打理好一切便去睡了,我提了盏灯笼,走到酒馆内院的桃花树下,靠着粗糙的树干,静坐一晚。

“阿氿,昨夜麻烦了。”霍齐一起床就跑到内院来找我,酒气早已消散,一身月白锦袍,手握着剑,意气风发的样子像极了以前在山上的那个他。

“你怎么在树下坐着?”他看着我一裙摆的落叶,“这桃花树马上就要开了吧?”

我点点头,他又接着道,“昨天去的那家酒馆真是难喝,没有阿氿你酿的一半好!等这桃花树开了,不知道师兄我有没有幸能喝到一口师妹酿的桃花醉呢?”

“你若想喝,现在便有。”我瞧着那树才刚冒出花骨朵儿,真要酿酒,一步步做出来可还要等很久。

霍齐手指摩挲着剑鞘:“现成的都不是阿氿亲自酿的吧?我要喝阿氿亲自酿的桃花醉,当初师父都说好呢。”亲自酿酒,还是三年前,师父还在,霍齐,也没有这般傻。

我笑着说好,想着要去找个怎样的酒坛。只见霍齐愣了愣,又把我拉起来。

“阿氿,别坐着了,师兄请你帮个忙。”也真亏我等了一晚上,他居然现在才开口,还犹犹豫豫?我怎么会不了解他,以他的性格,又怎么会白白看着自己喜欢的姑娘嫁人。

“如果你想抢亲,那么,最好快点。”他见我明白,大喜后急忙牵来两匹骏马,带着我快速赶往李府。

不知李丞相是不是看中了状元郎的才能,才让李玥安嫁他,毕竟现在状元郎无势无财,于李家没多大用处。霍齐估计是蓄谋已久,偌大的丞相府他很快就寻着了李玥安的闺房。我垂着眼,没说什么。

霍齐一个大男人,自然不好进姑娘家的闺房,所以把李玥安劫出来的任务便落在了我身上。我觉得,要是师父他老人家知道我们这般胡来,一定打断我们的腿。说不紧张是假的,虽然我游历三年,基本的大风大浪都见过,可抢亲这种事,我可从来没参与。

房里一群女人哭哭啼啼闹得我心烦,进去后懒得管那么多,一个个先打晕了才是正事。最后,只剩李玥安和我大眼瞪小眼。

“敢问女侠是?”不愧是丞相养出来的女儿,光临危不惧这一点,很多大家闺秀就无法做到了,她见我打晕了几个人还能如此从容,已经很不错了。

“李小姐,我不会伤害你的。”我组织着词语,“嗯,只是能否和我走一趟呢?”怕她不愿意,我还恐吓般的指了指腰间随身佩戴的匕首。

李玥安身穿大红嫁衣,衬得那娇艳的容颜有些发白。唉,明明是男人在争权斗利,为什么非得扯上她们这些娇小的姑娘?我叹了口气,不愿纠扯于这些纷争之中。现在我做的,只是为了霍齐,为了他能幸福开心。

看李玥安这咬牙的样子是死都不会愿意和我走的,可我上前去拉她时她又显得十分乖巧,我点点头,尽量轻声细语的说自己不会伤害她,只拉着往外走。一路绕过几处家兵,眼看着霍齐就在前面,李玥安却突然用力扯了扯我的手,随后一支精致的梅花簪便插在了我右手手臂。

簪子打磨得很锋利,几乎是刚刺时血液就涌了出来,溅了几滴在裙下摆,而刺的地方隐隐发痛,簪子虽小,但她用力划开的伤口大,我清楚的感受到血液流失。见她张嘴要喊人,忙一个手刀劈晕她,拔下簪子,怕有家兵过来,硬是用右手小心翼翼把她拖到了霍齐面前。

“玥安脸上怎么有血?”霍齐搂着李玥安上马,捻着衣袖为她擦去面上的血色。我不说话,翻身上马。霍齐紧张得扬起马鞭就朝药馆冲,害得我不顾包扎伤口把他拉回来。

“你看清楚!”三年没动手用剑,连这血是溅上去的都看不出?李玥安全身完好无损,顶多我拖她时弄脏了嫁衣,丞相府那么光滑的地板她能磕着哪?我莫名有些恼怒,低低喊了声,“你要告诉药馆的人,李玥安是你劫出来的吗?”

霍齐这才冷静下来,双眸温情的注视着李玥安一张苍白小脸。我忍不住别过头去,“赶紧找个地方安置吧,霍家是不可能的。”

“那还有哪?”我发现霍齐在京都这三年真是越活越过去了,他自己身居高位,难道没有什么别院?

伤口流出来的血渐渐染红大片衣袖,血腥味也重了起来,我想我应该回去包扎。

“阿氿……”

打马走出两步,我默了默,“回酒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