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冰雪故事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生活随笔 >

【陇尚记忆(19)】讲百姓身边故事 看沧桑巨变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随笔

时间:2018-12-07 00:36 点击:
偶尔回家,偶尔翻开发黄的相夹子,看着父辈的穿着,在不经意间,想象生活原来的样子,也在茶余饭后,自然地感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变化,才发现,生活在变,人生在变,时间在变,日飞月驰中,万事万物都在变。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眨眼四十年

  偶尔回家,偶尔翻开发黄的相夹子,看着父辈的穿着,在不经意间,想象生活原来的样子,也在茶余饭后,自然地感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变化,才发现,生活在变,人生在变,时间在变,日飞月驰中,万事万物都在变。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眨眼四十年,中国城市,中国的乡村,甚至中国的整个社会面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总能感觉到改革开放之好,生活之好,岁月之好。

  纵观四十年,人们的思想解放了,观念更新了,经济腾飞了,生活质量高了......衣、食、住、行无不好转,曾经全国努力解决温饱,今天举国迈步小康, 文县和全国一样,毫不例外,历经着那段由贫穷到富足,由追求物质到精神的难忘历程。不由衷感慨那么一句:一切尽在变

中!                

  衣之变

  听老年人讲:当年在计划经济时期,穿衣服,“蓝白灰”是三大调。“四个兜”的中山服、军干服是穿着主题。夏天,男的穿一件短袖白衬衫,是很高大上的。女的,着装也很简朴,那时候,在城里偶有,在农村,几乎找不到穿裙装的女人,如果,能在农村看到穿着裙子的女人,那定是城里到农村亮相的时尚妹。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补丁”是平常人家衣裤的商标和品牌,肩、屁股、膝盖,补丁最多,补丁叠补丁。衣料,大多褪色。那时候,十年难添一新衣。大人穿旧,剪破凑整,东拼西凑改孩装,颜色五花八门,花花绿绿,凑合又能穿几年。那时候,供销社,有卖的布料,消息传出,购者疯拥,排长队,碰运气,运气好,还能得一块兴高采烈回家,运气差,埋怨中垂头丧气而归。

  “出门勾背裹袖筒,冷来提领缩颈项”。冬天,棉袄自制,一件棉袄穿上十多年,棉花成板状的,棉疙瘩硬硬的,穿上冷冰冰的,依然用它御寒,打发严冬。

  “有钱的人,大不相同,身上穿的是灯草绒”。能穿一件灯草绒的衣服,那可不是一般的豪华。要知道,只有少数干部家庭才玩得起,农民,凤毛麟角。贫寒之家,虽得布票,偷换钱,顾生活,因为布票是不准买卖。若有毛衣披肩搭背,招摇过市。好似孔雀开屏,大煞风景。那时衣着水平,可见一斑。农村,城中有亲戚,走一趟,带回几件旧衣,也不失那么一股子城里人的洋气。

  鞋,在农村,解放鞋——“兰州挺进牌”,脚上一蹬,那是一个“了不得”。要知道,那鞋子是军用胶、布混做的。夏天,塑料凉鞋。冬季,棉质“鸡窝子”鞋,鞋底旧布层层沾,鞋面麻绳针针串。那可是当时“有钱人”“富豪”的奢侈品。当然,多数人穿自己的打草鞋,夏天“边耳子”,冬天“麻窝子”。脚上包鬃皮,腿上打绑腿,皮鞋更是“洋人”穿,想都不敢想。“那是干壳壳皮鞋”。脚一抬,穿皮鞋,407.html">百姓穿不起,有身份的人才办得到。

  帽子,在农村,那就是一张帕子,长约两米,裹缠在头。有黑的也有白的,一用就是几十年。

  “三转一响”。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极其稀有。日子俭朴,省穿顾嘴大多数人啊。穿着,色彩,款式,成色,十分单调,多显几分清贫。老年人,穿着讲究点,前卫点,男的就叫“二杆子”“半吊子”;女的,就叫“豪婆子”“老妖精。”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了,时代变了,经济好了,衣着变了,中国人“洋”起来了。布票岁月成了历史。西装、领带、皮鞋风靡城乡。昔日的“了不起”成了今天的“太寻常”。

  从兴穿健美裤的新奇、妖冶,到牛仔裤,袜裤、裙裤、长裤、短裤,甚至当下的各种时尚装,都变为了习惯和自然。

  时髦不分城乡,流行不慢半拍。城市、农村在穿着上无区别,穿衣不再只是御寒,合身和美是关键。服装品种繁多,咋的,城市能时髦的,咱农村也时髦,城里人能“操”,乡下人也能“操”。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时装奇装,衣裤鞋袜,追赶潮流。中老年拼着去“妖精”,拼着去“半吊子”,男女发型花样百出,绿的、黄的、红的,卷的、直的、飘的,尽情张扬,尽在舒展,时不待我,追风追潮。

  城市乡村,市场活跃,价廉物美,几声吆喝“快点,快点,来挑,来选!”“走过,路过,机会不要错过”。“门面到期,清场处理”“搬迁大处理!”“换季大减价!”货物丰富,应有尽有,广告拉近你我。商铺,林立街头,网店,近在咫尺。各型服装,款式多样,琳琅满目,由你选挑。如今,见到穿补丁服的人,反倒难事,留有烂孔穿,反倒新颖,曾经低胸低腰“不清人”,而今反倒潮流。

  若在大脑深处画一幅历史长卷,两相对比,恍若隔世。昔日,是何等的凄苦寒酸。今朝,又是何等的锦上添花。

  之变

  民以食为天,食是精神支柱。

  “烤的疙瘩火,烧的洋芋蛋”这是那时的幸福生活。玉面馍馍,拌面饭,一碗酸菜洋芋汤,半块“锅塌子”,再到能喝一碗小米粥,是何等的不易。蔬菜,自留地中自产。青菜、白菜、萝卜、扁豆子、南瓜、冬瓜,黄瓜等。平日用鲜蔬菜混煮锅豆腐汤,水煮盐飨,菜多油无,“白牛困水”那就是过年。

  听老年人讲:在农村,掌肉权的人是很吃香的,极受尊重和拥戴。那些年月,不管在城里,还是在农村,杀猪匠都很“翘”,任何想吃上肉的人对他们,人人礼遇有加,招呼应酬,不敢怠慢。生猪的收购、宰杀、发计是需要划票证、销售权在供销社。供销社中那些执掌肉销售权的都是关系户,可在计划外弄到猪肉。穷人家,过节时,孩子想吃糖,糖票拿来,可以买到一二两白糖或红糖,没票,别说话。更别说水果糖、棒棒糖之类的话。当然,大多数人是不会有这样的日子。

  “不求吃好,唯有吃饱”就是最奢侈的渴求。做饭,是有计划的,一天两顿饭,早饭合着午饭一顿,晚饭一顿,贪嘴多下锅,提前预支粮饭,剩下的日子饿不死才怪。“荞翻山,麦倒拐,玉麦馍馍经得甩。”吃荞麦,翻山就饿了,吃麦面,走路拐过必定饿,总之,吃不讲营养,要经得起饿。玉米锅塌子(玉面馍馍),最经得起熬。家里来客,忍嘴待人。不过那时候“穷在街边无人问”,亲戚、朋友往来少。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